无锡识凌科技有限公司
OA
媒体中心
 
公司动态 | 行业热点 | 相关视频
> 媒体中心 >  行业热点
 
给患者一个“唯一身份”怎么就那么难?
2017-10-14 14:36:24

在患者身份识别上,识凌科技导入RFID腕带系列产品。RFID芯片具有唯一性,同名同姓,同出生日期,甚至腕带磨损,都不是患者身份识别的障碍。可以设想,医疗的数字化和网络化发展,数据交换会大量存在,RFID系列腕带将在未来的患者识别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随着医疗的数字化和网络化发展,数据交换存在的问题使得患者识别越来越困难。没有全国患者识别号(NPI)系统的帮助,医生就只能依靠患者的姓名和出生日期来区分患者。这种情况下,一些小小的差别,如中间名称的首字母缩写也会对识别过程带来干扰,更不用说全国电子病历系统中存储的无数个重名了。错误地匹配患者和病历很容易造成诊疗错误。

除了可能造成医疗差错外,患者匹配工作也非常耗时。2015年,美国卫生信息管理协会(American Health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ssociation, AHIMA)就此问题对其成员进行了调查,发现大多数机构每周都会令其工作人员手动核对患者信息,因此耗费了大量时间。AHIMA的一位主管Lesley Kadlec表示,“这是个大问题。”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根据美国急救医学研究所患者安全组织的报告,2013年1月至2015年7月期间,181个医疗机构自愿报告了7613例患者匹配错误的案例。这一数字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医疗团队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犯这样的识别错误。

即便如此,推行NPI的障碍依然存在。一直以来,国会禁止联邦政府资助开发NPI,而技术供应商也因为担心失去市场份额而不愿分享其专有信息。

支持者表示,NPI有利于提高患者安全和医疗机构之间的互操作性。2017年4月,25家医疗机构 、协会和学院一同致函国会,敦促立法者推翻近二十年来对HHS资助和实施NPI的禁令。他们写道:“随着供应商数据交换的增加,患者识别和数据匹配错误也将呈指数级增长。如果病历不完整或者重叠,精准医学和疾病研究的发展将继续受到阻碍。”

这些问题只需一个NPI就可解决,它可创建一种自人出生起到贯穿整个生命过程的识别方式,就像个人的社会保障号一样。

算法技术的问题

目前的患者匹配系统依赖于算法技术,但只有他们使用的数据无误时算出的结果才能同样准确。姓名拼写的差异、是否使用中间名称缩写、出生日期或邮政编码都可能会干扰对患者身份的识别。医疗组织管理协会(MGMA)医疗信息化政策主管Rob Tennant说:“现在的算法匹配技术只能做到这些,将来可能会有所改善,但现阶段,没有国家患者识别标准,还是会面临记录不匹配的风险。”

NPI不仅可以增强患者安全,还有助于提高全民健康,这是实现以价值为基础的医疗的重点。Tennant说:“NPI能帮助转诊和协调护理,最终这也会成为节约成本的方法,因为如果能够更有效、更准确地移动病历记录,就能更好地协调诊疗工作,同时让民众远离急诊室。”

Kadlec在接受采访时表示,NPI是建立可互操作的医疗系统的关键。她说:“为了确保患者能够随时随地获得他们需要的医疗服务,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唯一的患者识别号,以便进行跨系统交流。”

美国国家卫生信息技术协调办公室(ONC)重视身份管理

有迹象表明,国会对NPI的禁令可能正在弱化。去年颁布的《21世纪治愈法案》呼吁美国健康与公共事业部(HHS)研究患者身份管理的问题。国家卫生信息技术协调办公室(ONC)已经出资7.5万美元,以改善患者匹配算法的技术问题。

国会禁止HHS开发NPI,是因为担心这样会形成一个庞大的国家患者数据库,而带来重大的隐私和安全隐患。但专家认为,这样的担心是徒劳的,而且今天绝大多数隐私权倡导者认为,NPI实际上会增强隐私安全性,因为病人的个人信息不会一直在流动。

ONC临床质量与安全办公室执行主任Andrew Gettinger表示,患者识别管理是ONC的一个工作重点。他在接受采访时说:“ONC有多个办事处负责处理患者匹配的问题,并在电子病历开发标准化工作中取得了一些进展。”ONC的互操作性路线不仅能解决患者识别的问题,还提出了精确的个人数据匹配方案。例如,它要求所有进行电子病历匹配的组织在2017年底之前的内部重复记录率不超过2%。目标是到2024年底,达到只有0.01%的重复记录率。ONC也非常支持私营部门在这一领域的努力。

竞争越来越激烈

去年,医疗信息管理高管学院(CHIME)出资100万美元举办了全球大赛——“国家患者身份识别挑战赛”,就是为了鼓励创新者设计一种隐私、准确又安全的方式来区别患者。最后,四名决赛入围者从370名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他们的NPI原型在7月份开始测试。

CHIME临时副总裁Barbara Sivek说:“虽然很多组织都采取了措施和解决办法,但仍不能实现100%准确地识别患者。即使是最好的机构,仍然存在5%至10%的识别错误。”

Sivek还补充道,如果患者的身份搞错了,他们将携带所有错误的记录,造成医疗差错。错误的信息还会进入付款人的系统。

寻找更好的“捕鼠器”

与此同时,许多组织正在努力改善患者匹配的现状。Kadlec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私人医疗机构采用生物特征识别技术,和其他类型的患者匹配技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识别患者身份。”但是准确率极高的生物识别技术仍处在发展阶段,而且价格昂贵,因此尚未得到广泛使用。

在尼莫儿童医院(Nemours Children’s Hospital),临床医生通过患者匹配来调配药物并验证来自外部来源的信息。 综合卫生系统医学信息主管David West表示,如果他们使用的算法没有匹配成功,这个过程就不得不花费更长的时间了。就调配药物而言,匹配失败意味着开具处方时优化信息不足;就健康信息交换而言,匹配失败意味着必须联系其他供应商,查取患者病历记录后再将其传真给现在的主治医师。

尼莫儿童医院在系统匹配失败或者匹配结果可以改善时都会告知供应商。可是卫生系统通常不会调整算法本身。West说:“我们相信他们提供的算法可能已经很好了。”

但是,NPI系统会更好。“医院需要一种算法来建立将两个相同病人联系起来的信心,而NPI就可以高效快捷地满足对这种算法的需求。”他补充说,“NPI会大大提高对不同组织中同一患者的识别率,也不会因一个机构存储了中间名缩写,而另一个机构没有存储而受到干扰。”

然而实现全国患者唯一识别号仍然困难重重。即使有可行的技术解决方案,问题依然存在,比如,究竟谁可以拥有患者识别号?是只有美国公民,还是进入医院看病的任何人都可以?又如何实施?无论是政府创建数据库还是发布数字,还是供应商和医疗机构将数字纳入其系统,这都是一项巨大的任务,需要花费巨大的成本。

Tennant说,“其他国家可以成功实现NPI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有单一的付款系统,所以本质上,他们可以从一个中心位置做出统一的决策,而我们是一个更加多样化的系统,可能需要好多年才能达到这个目标。所以,目前的解决办法只能是争取获得更好的算法,把我们的努力花在提高算法技术上可能会更现实一些。”

原文来源:Healthcare DIVE

原文标题:It won't be an easy road to a national patient identifier

 
上一页:国家医疗健康信息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方案
下一页:【患者安全】WHO: 患者安全 让卫生保健更安全